【叶蓝】先入后住 02

*前文看首页
*先婚后爱
*要浪起来大家都懂

————————————
一旦认出,别说吃惊,蓝河简直惶恐了。毕竟大学时代人人膜拜的遥不可及的大佬级人物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甚至还亲民而不失亲昵(?)地跟自己握了个手…他怕不是还没睡醒。

他恍惚着把这尊神请进了门,恍惚着翻出茶叶泡了杯热茶,恍惚着在对方面前坐定了——

叶修气定神闲地微笑着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间夹着一支未燃的烟,放松地搭在沙发上。蓝河意识到这件事情,满脑子都是自己所听闻过的关于这人的丰功伟绩。

上天保佑,这人是来干嘛的?他俩平素无冤无仇无往来,毕业后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想来以对方的成就也着实没有什么可以拜托自己的事情…

叶修...

【叶蓝】先入后住01

*入是动态的入,住是心里长长久久的住
*要浪起来大家都懂的
*对不起我就是对学长莫名执著(。
*两人是旧识但原先不是很熟

————————
临近年假,工作愈发繁忙。好容易从零零总总堆叠如山的资料和例行一事的年末总结中挣开身来,天色已晚。蓝河习以为常地往窗外瞟了一眼,冬季的天空黑得格外早,也就六七点,街上的店铺已纷纷亮起了招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有人揉搓着冻得红通通的手推开某家小吃的门,又有人心满意足地携一身暖意盎然的白雾吃饱喝足地再次上路。

电脑的灯光微弱下去,窗外的五光十色映在蓝河眼底,在严肃地观察好一会儿后,蓝河终于敲定了一家鱼头豆腐汤店。一边臆想着奶白的豆腐和嫩滑的鱼肉,一边急匆匆地给工作收...

【叶蓝】这玩笑开大了

这些天来蓝河一直在乌蓬船里头住着,荡在波光粼粼的湖上,夜间穿过脂粉香飘女儿娇笑的画舫,快意轻松,好不悠闲。
这日一时心血来潮上了岸,骑着高头骏马去了城,笑吟吟地看这久违的人间热闹。不知不觉就晃过了大半街坊人家,眼见着前头就要出城,正准备打道回府,却注意到城关处围了许多人。
蓝河略一思忖,一挥小马鞭,滴滴答答地往那边去了。
未料人群中忽有人无意朝这望了一眼,先是神色漠然后揉了揉眼,一脸不可置信,最后竟是脱口叫道:“天——啊!”
蓝河一愣,不知所谓。
那伙人听此喧哗纷纷扭头,然后忽地,一个一个瞪大了眼,活似泛上湖面换气的鱼。
看看蓝河又看看墙。看看蓝河又看看墙。
“…啊真的是诶。”
“…看看这发冠,啧啧啧。”
“…...

【叶蓝】不,没完

*有点污
*非原著向
*甜

————————
“你丫…嘶……”
蓝河蹙眉,瞪大了那双波光荡漾的眼。
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上摆着一咕噜的绿蔬水果,全可怜兮兮地堆在了角落。小年轻白嫩嫩的屁股瓣儿光着,给人托着在手里搓圆揉扁留下红红的指印,神情浪得能滴出水来。
手的主人没说话,光喘气儿。那动作却孟浪得很,指尖不管不顾地往深处探,孽/根湿漉漉地嵌入又抽出,搅得那处一塌糊涂。
又是一记深顶,蓝河短促又欢愉地叫了声,赤裸白皙又水光淋淋的身子猛的弹了下,活像条挣扎在欲海中的游鱼。半晌才回过神来,又羞又恼地抠住男人的背——
“叶修你有完没完?这都多久了啊?”
.
.
.
G市,某网吧。
叶修叼着根未燃的烟,透过隔断地缝隙偷偷去瞄邻座的...

谢谢白雪太太(*/ω\*)

P1小蓝美美哒P2那小表情xdd

一本满足!!

【顺手打tag别介意u

荒城白雪:

点图p1许博远p2叶蓝

>

@蔺梵白秦』

【叶蓝】脑洞十题

*脑洞很大
*带盗笔黑瞎子玩儿
*叶蓝情节少,慎入!慎入!
*写着玩儿自个开心调剂用√
*我都不知道这个眼镜…真没扣题啊好像?!
————————————————

01.

黑眼镜醒来时难得有些小茫然。

身下的不过普通一床,当然,不是说他就不睡床。只是花儿爷那古色古香的大床逼格着实高出天际,辨识度太高,不能忘。

一觉醒来换了个陌生的地方他还真不慌张,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威胁。比较莫名的是他身旁躺着一个睡得四仰八叉人事不省的男人,还一脸安详地流口水打呼。

黑眼镜咂咂嘴,他估摸着自己准是像三流电视剧上给调换了身体。现在这个躯体明显地较他而比无力而羸弱,然而唯一胜出的就是视线清...

1 / 3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