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叶蓝】先入后住01

*入是动态的入,住是心里长长久久的住
*要浪起来大家都懂的
*对不起我就是对学长莫名执著(。
*两人是旧识但原先不是很熟

————————
临近年假,工作愈发繁忙。好容易从零零总总堆叠如山的资料和例行一事的年末总结中挣开身来,天色已晚。蓝河习以为常地往窗外瞟了一眼,冬季的天空黑得格外早,也就六七点,街上的店铺已纷纷亮起了招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有人揉搓着冻得红通通的手推开某家小吃的门,又有人心满意足地携一身暖意盎然的白雾吃饱喝足地再次上路。

电脑的灯光微弱下去,窗外的五光十色映在蓝河眼底,在严肃地观察好一会儿后,蓝河终于敲定了一家鱼头豆腐汤店。一边臆想着奶白的豆腐和嫩滑的鱼肉,一边急匆匆地给工作收起了尾。

拎着公文包出门时,没有忘记小心翼翼地把办公楼层的门关上,拉了电闸,这才步履轻快地掏出了手机,“喂,妈。”

蓝河妈在那头絮叨什么,无外乎是天气冷多加衣别着凉了之类的细碎的关心。蓝河一一笑着应了,又叮嘱母亲下雪路滑走路小心…这才提到年中安排。
“…今年过年还是住回家里?妈你看我几号搬东西回去方便?”蓝河和家里人虽在同一个城市,但自工作后就自己攒了钱凑上老婆本咬牙付了首付,只有春节前后才会卷上自己被褥子回父母家住段时间。

蓝河妈却支吾,咳嗽咳了半晌才颇不好意思道,“儿啊,今年…”

蓝河这会刚刚迈入店里,迎面暖气扑来,把他露在外头举着手机的手都吹暖和了,店面不大但客人颇多,谈笑吃食吵吵嚷嚷,空气中弥漫着鱼香豆腐香,蓝河深深吸了口气,偷瞄一眼别人桌的一锅奶白的鱼汤,觉得人生都美满了。
蓝河找了个位坐下,蓝河妈喘过气来,一个也不带磕巴的一口气说完了,“不然就别回来了吧?”
蓝河一愣,登时傻了,“诶,妈??”
“你都二十几了,”蓝河妈道,“我和你爸都着急,想着你可能吧不太喜欢女孩子,就做主给你挑了个还不错的。人看着还端正性格也比较随意,感觉是能过日子的…”

蓝河听着内心拔凉拔凉,心想这个已经事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蓝河妈已经说着说着心生感慨眼泪盈眶,“孩子就去试试吧,爸妈也不逼你,试成了就搬过去跟别人先处着,不行再回来,成不?”

蓝河叹了口气,他妈也是真急,这几年来邻里孩子纷纷结婚,他别说结婚了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见着一个。陆陆续续也有类似的相亲,他对对方也没什么感觉,最后都黄了反而还松了口气。这样一想,才低声应下,“…行吧。”

小砂煲端了上来,来个拿筷子在锅里挑了挑,拣一筷子白生生的豆芽吃上,把周末相亲的时间地点记了,才挂了电话。

一锅鱼头豆腐汤,小火煮得奶白,入口还滚烫,一小撮碧绿的碎葱花,几片去腥的黄姜片,嫩豆腐冒个白白的尖,鱼嘴戳在翻滚的汤面外,蓝河把浮沫一舀,汤盛得满满,鲜香四溢,热气顿起,立刻把自个相亲对象忘到九霄天外去。
管他呢,反正不是第一次相亲了。蓝河心想,一边大快朵颐起来。

两天后的周末,日上三竿,十一点整。蓝河都还窝被子里,摊饼。
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件事,奈何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枕边的手机早在无数个闹钟从六点开始轰炸也没能把正主炸起来后自己没电阵亡了,充电宝在床头柜,数据线在床脚公文包里。
蓝河说服自己,劳动量太大,宝宝不动。
门铃就在此时响了起来,蓝河心道,听不见。
又响了一声。我不在家。
三响。…再按一下。
四。蓝河没法,挪动着身躯到客厅…这期间对方又锲而不舍地按了五六七八九下——
蓝河扯了在墙上的对讲机,“等会儿我先去刷牙…你是?”

蓝河估摸着是自个同事来家中玩什么的,门外的男人听着明显刚睡醒的软绵绵的一把嗓音有些吃惊地挑了下眉,随即笑道,“最近可能要住到这边来,有些事想询问下。”
邻居?蓝河想了想,“那你等等,我马上。”
蓝河动作确实利索,不过五分钟,开门的时候已经把自己打理干净。门外的人穿着藏蓝的薄款风衣,宽肩长腿,身姿笔挺,额发随意地搭在眉间,五官俊朗,叼着一根未燃的烟,一边从兜里抽出只手来。
蓝河以为他要跟自己握手,忙不迭地也把手伸了出去,他注意到男人的手尤其漂亮,白皙修长,骨节不明显,线条优美。那只漂亮的手搭在他肩头,很是温存地轻轻摩挲了一下…只是蓝河的手在空中,有点尴尬。

蓝河正准备不露声色地把手收回去,以避免面对会错意的羞耻,不料对方先一步注意到,轻轻笑了一声。
………怎么突然有种愤怒在心头燃烧???

男人笑完,“好吧。”

好什么?蓝河莫名其妙。

然后蓝河就知道了。男人无比自然地用另一只手,掌心对掌心,将他侧摆的手掌推成正对,修长的五指穿过指隙,一用力就把和他主人一样陷入了僵持状态的手牢牢扣入掌心。脚下顺势带着蓝河前走两三步,脚尖一勾,门就关上了。
蓝河被声音唤回神智,颇有几分莫名其妙地甩开对方的手——任谁被陌生人这样逾距地亲密对待都会感觉到微妙,更何况不光被摸了手,两人的距离也是咫尺之间。

这并不是成年人间应该保持的距离。蓝河想。

他有些警惕地看着不知来历的人,手插进裤兜,随时准备按下快捷拨号键。

短暂的对视后,注意到蓝河眼中升腾浓厚的疑惑,男人状似受伤地叹了口气,“小蓝,这么久没见,你就这么见外啦?”

口气那是相当不作伪的委屈熟稔。

蓝河再次打量这个人,试图从眉眼语调中找出曾经相识的蛛丝马迹,半晌,他恍然大悟,大惊失色——

“叶…叶学长?!”


——————————
不老歌密码忘了…怎么发长微博?

评论(16)
热度(105)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