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我回来了
为我蓝疯狂打call
主全职盗笔 叶蓝洁癖
无事爱温床,顺道耍流氓.

【叶蓝】不,没完

*有点污
*非原著向
*甜

————————
“你丫…嘶……”
蓝河蹙眉,瞪大了那双波光荡漾的眼。
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上摆着一咕噜的绿蔬水果,全可怜兮兮地堆在了角落。小年轻白嫩嫩的屁股瓣儿光着,给人托着在手里搓圆揉扁留下红红的指印,神情浪得能滴出水来。
手的主人没说话,光喘气儿。那动作却孟浪得很,指尖不管不顾地往深处探,孽/根湿漉漉地嵌入又抽出,搅得那处一塌糊涂。
又是一记深顶,蓝河短促又欢愉地叫了声,赤裸白皙又水光淋淋的身子猛的弹了下,活像条挣扎在欲海中的游鱼。半晌才回过神来,又羞又恼地抠住男人的背——
“叶修你有完没完?这都多久了啊?”
.
.
.
G市,某网吧。
叶修叼着根未燃的烟,透过隔断地缝隙偷偷去瞄邻座的脸。
瞄一眼看眼屏幕。瞄一眼看眼屏幕。
然后万分确定,没错,就是他了。

蓝河的内心是郁结的。
他一身冰冷黏腻的潮气,连咒骂G市这天气说变就变的心都没有,木然着一张脸在屏幕上点来点去,操纵着角色在荣耀版图上乱跑。
他的家不远,横竖一个站。但对于一个洁癖患者来说,带着脏兮兮的一身污水回家简直是不可饶恕的事,他宁可傻逼地坐在外头把自己晾干。
回家意味着要在他昨晚刚拖好的地上留下大片的脚印,手上的水会甩得满地都是,可能不幸的话还会溅到门口某知名手办上。
回家,不可取。
但他确实很不开心。
十分不开心。
高压锅里煨着莲藕排骨,此时莲藕又滑又脆,排骨的浓香刚好汤汁入味。
冰箱里冰着恰好凝住的双皮奶,一勺下去颤悠悠的白,勺底还有半凝不凝的奶汁,奶香浓郁。
流理台上摆着腌着的鸡肉块和洗净的糯米,那是蓝河打算做给明天吃的早餐。
可现在他回不了家。
这意味着等他回家要面对一锅烧糊了的汤,一碗错过时机的双皮奶,还有腌过头的鸡肉。
简直痛不欲生。
蓝河看了眼表,晚上八点半。
他隔壁的哥们按了铃道,“老板娘,来碗泡面当宵夜呗。”
蓝河又想到他那此时冻得刚好的双皮奶,面若冰霜。
蓝河低头在键盘上“哒哒哒”,试图用工作转移注意力。
屏幕上威风凛凛的小剑客给聊天窗口遮了一半,收件对象是君莫笑。
这是一个很窜的哥们,不过再窜还是要交流一下的。
跟君莫笑交涉的任务老早就落在蓝河头上了,只是他觉得这人太难搞,就暂且搁置着。
连好友都是刚刚加的。

叶修觉得这小伙子颇有意思。
叶修的记性还不错,上机时瞟了一眼邻座的屏幕,刚好邻座正放大装备细节津津有味地看着,给那一水的蓝晃了眼。
然后才登录君莫笑,突兀地便有个好友申请发进来。
叶修一愣,点开一看。
蓝桥春雪申请加您为好友。
叶修又点开蓝河的角色名查看。
又被一水蓝晃住了眼。
咋回事儿?叶修叼着烟,百思不得其解。
这网吧里谁加自己好友都不该是他啊。
忽略。
忽略。
忽略。
就这么发几分钟呆的功夫,蓝桥春雪锲而不舍地发了十八条好友申请。
叶修心道,好吧好吧拿你没法。难不成是要网游寻仇?算了反正哥也不怕。
他瞄一眼旁边人绷得死紧饱含杀气的嘴角,拖出一条点了同意。

二十分钟以前叶修叼着烟,火星子一明一灭吞云吐雾好不惬意。
他刚进这网吧,公司出差配的酒店永远没电脑,网瘾犯了只好来这。
西装革履大马金刀地往位置上一坐,调出些老板强制命令要看的界面匆匆浏览了一遍。
心中万般无赖。
然后邻座的男孩就轻轻敲了敲他的桌子,叶修一抬头就给他痛不欲生又隐含杀气的眼神镇住了。
“…麻烦,掐一下烟。”
声音那是十分清澈好听的。
叶修老老实实把烟掐了,咂吧嘴半天还是没忍住从兜里掏出烟盒又叼了一根。
小男生凛冽的目光刀子似的戳在他拿着烟盒的手背上。
叶修脸皮厚,毫不在意,径自叼着,也没点火。
男生松了口气,两人安安静静,好像不曾有一根烟引的暗流汹涌,毫无交集。

所以被加好友时的叶修是震惊的。
小伙子该不是现实不好拿刀网游寻仇泄恨吧?
一根烟而已,不至于啊。
好友刚加上,那边一条消息发来。
“你好,我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兄弟认识一下。”
那语调,也是十分自信大气的。
只是邻座的表情是那么的咬牙切齿,令人脊背生寒。
叶修沉吟半晌,发去一条。
“你认识我吗?”
蓝河这厢收到信息一愣,直觉这语气哪里不对劲。
难不成这君莫笑是想试试自己的知名度,让自个夸夸他?
但他自己还沉浸在吃食覆灭的悲痛中,谁来救救他的双皮奶呢?
蓝河腹诽,你这常抢boss抢材料抢记录的,工会里头哪个不认识你。
哼,幼稚!
于是不情不愿发两字,“认识。”
也不想夸人了。
君莫笑那边没声了,叶修想,果然是来寻仇的吧,接下来就该刀光剑影然后被自己KO了。
等着干一场咯。
等来等去,倒没等来竞技场消息,私聊又亮了。
原来是蓝河见君莫笑没声,忐忑地思量了很久。
觉得自己还是太冷漠。
这样不好,吓着人了怎么挖墙脚。
遂把糊汤冻奶糯米鸡抛至一边,专心致志攻克道。
“兄弟一人之力可胜大部分工会千军万马,谁人不识?”
酸得掉牙。
虽隔着屏幕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蓝河还是觉着臊得很。
叶修也是给肉麻得一个哆嗦,小眼神又戳在邻座身上,是不可置信的。
然后惊讶地发现就这会儿的功夫小男生脸居然红了,薄薄一层红晕浮在白皙的脸颊上,诱人得很。
叶修又道,“你没见过我?”
蓝河皱起眉,深觉这话莫名其妙。
“现实?我应该见过你吗?”
叶修放在键盘上的手不动了,嘴中的烟晃悠两下,缓过神来。
原来如此。
没有香烟寻仇,只有小年轻惜才爱才特来交涉啊。
看来只是个巧合。
真巧,刚好要来勾搭自己的人不久前还因一根香烟起了摩擦,对方却浑然不知兴致勃勃。
小年轻的脸不知不觉没绷紧了,在屏幕的反光下勾勒出柔和的轮廓。
叶修的直觉告诉他,这才是平常的他。
有意思,老烟枪心里头像给什么拨动了一下,十指放飞,开始撩骚。
……
叶修按完铃,伸了个懒腰等老板娘送泡面,发现小男生不知咋了,脸色又糟糕起来。
年轻人,善变。叶修心道。
却莫名觉得邻座甚萌,甚好。
.
.
.
“…不够啊,”叶修笑吟吟道,给蓝河戳进背里带来的痛意刺激得又硬了一些,交合处的水流了下来,蹭到大理石面上。
蓝河红着眼,嘴唇肿着,围裙半掉,露出红艳艳的乳/首。
乳/首上头水色犹重,色/气得很。
他们刚认识时就源于一场雨,蓝河那时固执着不肯回家怕在地板上留下水迹。
却万万没想到如今会被这个男人抱着兴高采烈地搞得到处都是不友善的水。
一失足,千古恨啊。
.
.
.
叶修的泡面来了,他把游戏界面隐下去,然后起身去冲水泡面。
回来时发现邻座也点了一碗,不过是过桥米线。拎着调料袋磕磕绊绊地挤着,苦大仇深的模样儿。
油都挤到手上了啊…惨不忍睹。
蓝河自顾自跟米线较着劲,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熟练的撕开剩余的小包,末了还不忘道,“去洗个手吧。”
哪位兄弟,如此贤惠?
蓝河一怔抬头,看到一个西装革履人模人样有些帅气的哥们。
能不西装革履人模人样有点帅气吗?毕竟是明天要见客户老板强制要求啊。【毕竟是作者有私心啊2333
“谢谢啊。”蓝河也不是矫情的人,手上油腻腻的确实难受。
等蓝河揩着干干净净的手回来,他的米线已经泡好了。
好心的哥们埋着头豪气地呼哧呼哧吃面,深藏功与名。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味精味,本是蓝河这种讲究的G市吃货敬而远之的。
可蓝河莫名就觉得这画面有些温暖,比起他孤零零地坐在家里舀双皮奶也不差什么。
蓝河拿叉子挑着米线吃,热腾腾的真挺香。有一搭没一搭跟邻座聊天。
然后知道他叫叶修,在H市工作,此行是出差,最大的爱好是抽烟。
叶修耍了个心眼,没把自己也玩游戏告诉他。
相应地,叶修也知道他叫蓝河,在某知名游戏开发公司工作,现是负责荣耀的小小一员,最大的爱好是吃。
然后他也知道了蓝河杀气腾腾不是为了自己那根烟,而是为了家里的好汤好甜点。
叶修理解不了这种吃货精神,只是觉得蓝河说起这些时生动的表情真是又傻气又撩人的。
看了就想干坏事。
末了叶修一抹嘴收碗,随口道,“你咋不吃泡面?”
“哦…”蓝河咬着韧性的米线舒适地眯起了眼,“南方人啊,吃粉嘛。”
“哥在H市也是南方啊。”
“广东以北,不都是北方吗?”蓝河道,一双黑亮的眼透过水汽朦胧直直看了叶修一眼,又漫不经心地带着俏皮垂了下去。
心脏的老叶只觉得那一调笑真是一下戳进了心窝窝里。
直觉要遭。
.
.
.
后续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隔天叶修应酬出来,给老板打了个电话。
回了趟H市。
收拾了东西。
当上了G市分公司的老总。
干净利落地把老槽挪了个位。
一年之后就压着哭唧唧的蓝河干了个爽。
隔天被炸了毛的爱人踹下了床。
两年之后正式登堂入室,日子过得滋润又漫长。
指尖的戒指牵手时闪着微弱的光。
出差半月回来,爱人做饭。
半路兴起折腾。
事后坏了蓝河特地温的莲藕排骨汤,双皮奶没了好口感,鸡肉咸了三分有多。
大失水准。
.

“嗯…哈啊…”叶修坏心眼地把蓝河抱起,两人转战去了卧室。
弄得蓝河前夜才擦干净的地板上全是水,流理台上也是,床单上更多。
还真是没完没了。




——————
其实是以前点文时一直欠的厨房情/趣,写着写着就偏了哈哈哈哈
好久没写了,复建一下w
【虽然今天这日子不太对…

评论(8)
热度(114)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