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我回来了
为我蓝疯狂打call
主全职盗笔 叶蓝洁癖
无事爱温床,顺道耍流氓.

【叶蓝】脑洞十题

*脑洞很大
*带盗笔黑瞎子玩儿
*叶蓝情节少,慎入!慎入!
*写着玩儿自个开心调剂用√
*我都不知道这个眼镜…真没扣题啊好像?!
————————————————

01.

黑眼镜醒来时难得有些小茫然。

身下的不过普通一床,当然,不是说他就不睡床。只是花儿爷那古色古香的大床逼格着实高出天际,辨识度太高,不能忘。

一觉醒来换了个陌生的地方他还真不慌张,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威胁。比较莫名的是他身旁躺着一个睡得四仰八叉人事不省的男人,还一脸安详地流口水打呼。

黑眼镜咂咂嘴,他估摸着自己准是像三流电视剧上给调换了身体。现在这个躯体明显地较他而比无力而羸弱,然而唯一胜出的就是视线清明招子好用。黑眼镜眯了眯眼,周边环境显而易见的温馨与色泽明丽,可对于常年眼中只有黑白灰三色的自己刺激不小。身体比他的意识先一步做出反应,他探头去翻看床头柜上贴满了的便条:

“别又穿着人字拖出去了,丢不丢人啊。”

哟,字迹挺清秀的啊,文化人。黑眼镜想起自己的狗爬心道。

“打荣耀时记得多喝水,喝水对肾好。”

黑眼镜注意到这张字条皱巴巴的,看来是被人狠狠揉捏后又展开来郑重其事地贴上。

“再把袜子塞被子里发酵你就等着吧!!”

一笔一划很是用力,怨气颇深的样子。

“好歹是个名人啦,出门记得戴墨镜啊。床头柜下数第三个抽屉,就摆最外头呢。”

找到了。

黑眼镜毫无偷窥他人隐私的压力,按指示拉开抽屉,找了墨镜自顾自戴上。手指下意识往深处探了探,夹出几个安全套来。他看了眼型号,随即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儿,“看不出来啊,本钱不错嘛哥们。”

戴了墨镜感觉整个人自然许多,黑眼镜懒洋洋地下床准备去洗漱,拉开衣柜时一柜子白蓝色青春靓丽的搭配吓了他一跳。还好另一边有他惯穿的黑色。黑眼镜给自己随便拿了套全黑的换上,衣服有点大,估摸是床上那男人的。

而终于站在镜子前的黑眼镜沉默了。

镜子中的青年皮肤白皙,不瘦不胖,五官清秀,这一出门也得是路上给怀春少女偷偷打量的类型。

关键是与他的皇家杀马特总裁的风范完全不搭啊!!

黑眼镜面无表情良久,尝试着扯出一个邪魅的笑来。

少年弧度漂亮的唇角浮现一个小小的梨涡。

…………

………

……

卧槽!!!

黑眼镜惊得夺门而出。

02.

叶修坐了起来。

床边已经空了,他挠了挠头缓缓昨晚熬夜的后遗症。然后就听到浴室门砰地一声响——

许博远惊魂未定地摸着脸颊喘粗气儿。

“咋了?”叶修没找着烟找了支笔叼着,“这一脸惊吓的是怕自个花容月貌没了哥不爱了?”

“小蓝?”

“呵呵,”许博远平复下来呼吸,古怪地笑了,“哥们,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里的小蓝。”

03.

“所以说,”叶修一脸深思地花式叼笔,“你是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不在自己的身体里的?”

“对,”黑眼镜顶着许博远的皮相笑嘻嘻道,“自我介绍下,爷黑瞎子,也可以叫我黑眼镜。”

“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啊,”叶修一边感概一边跟黑眼镜握了个手,“哥第一次知道有人姓黑的。”

“不,我其实姓齐。”黑眼镜解释道,“那两个称呼是道上的雅称。”

“道上?”

“对,我盗墓笔记剧场的。”

“啊盗墓笔记!可我对你没啥印象啊?”

“那是因为…嗯?”

叶修和黑眼镜大眼瞪小眼,啊不,是墨镜。

“因为什么?我最近正在看盗笔季播剧真没见着你。”清澈的男音响起,发声源明显来自黑眼镜脸上的墨镜。

“…小蓝?”半晌叶修不可置信地清了清嗓,小心翼翼的问道。

“干嘛?”墨镜操着一口叶修无比熟悉的语气,“吃早餐没啊没吃就快去,省得又胃疼让我操心。”

叶修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给炸成了天边的烟火。

04.

一个晚上,人生天翻地覆!

男友一觉起来翻脸不认人,兜兜转转发现墨镜才是真爱怎么办!急,在线等。

叶修觉得他想静静。

客厅里黑眼镜一个人自说自话玩得挺开心。他和许博远如今的声音都一样,就是说话口气略有差别。许博远个速成的盗笔脑残粉儿几乎没了理智,变成了墨镜也没去拾拾他掉了一地的节操,将黄少的话唠发挥得淋漓尽致。

“嘿你真是盗笔剧场的啊?”

“那是,”黑眼镜大模大样地翘着腿坐在沙发上,跟他自己脸上的东西说话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不认识我?”

“不认识,”许博远老实答,“我没见过你。原著我还没看完呢,我就是看了网上吐槽才跟风看的剧,还给护宝小分队吓着了。”

“这一季我没演,”黑眼镜笑道,“不过闷油瓶你知道吧?”

“知道啊小哥嘛。”

“道上跟他起名的,南瞎北哑,知道吧?”

“哦哦哦这样…”许博远突然沉默,黑眼镜也不在意,抓着茶几上印有散人和剑客的被子翻来覆去地玩。

“我问你啊,你原本身体是不是…”青年的声音有些尴尬地欲言又止。

“咋了说呗,黑爷好相处。”

“你是不是…刘海遮左眼啊?”

黑眼镜觉着他遇到厉害人物了,在道上混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槽多得无力吐起。

05.

“不,不是,”黑眼镜最终还是坚强地没有弃疗,“我戴墨镜的,真的,不用刘海。”

06.

“叶修,”许博远突然扯起嗓子喊。

男人的脸在一片烟雾中冒了出来,叶修下意识地去看那熟悉的身影,然后高深莫测地盯住了他脸上的墨镜,“有事儿?”

“今天帮我带下团呗,”许博远声音里满满讨好, “你瞅我这样儿吧…到时候大春又得扣我工资!”

叶修深深地吐了口烟,然后道,“那位黑哥。”

“诶。”

“会打荣耀不?”

“荣耀?”黑眼镜想了想,“竞技场没输过吧。”

“那真是太好了,”叶修转身从房间里又拿了副墨镜让黑眼镜换上,然后把喋喋不休语气难掩惊恐的许博远架到杯子上一脸炸毛的小剑客脸上。

那一天,公会会长以及精英们终于想起,曾一度被君莫笑恐吓的恐惧,和副本记录野图Boss被抢占的耻辱。

07.

“靠蓝桥你不厚道啊居然不帮娘家人还帮君莫笑抢boss开房间来战!!!”

08.

夏休期难得去次网游的黄少天吓得话都少了,“队长,我好像看到了两个叶修…妈呀这太吓人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蓝桥春雪那号倒是水平比不上叶修,经验和判断不够,重点是反应快而且…”

“还有着跟叶修一样强大的下限。”

09.

叶修醒来时遮去刺目的光,静静地侧身看着身边睡着的许博远。

呼,还好,是梦…叶修这样想到。

10.

“叶修,叶修!怎么回事儿我…我这是怎么了?”

床头柜下数第三个抽屉的声音。

END

————————————————

…我的黑爷,太久不混圈把气儿全丢了【面无表情的

OOC很严重,不过反正只是写来玩儿,无所谓辣×

评论(27)
热度(42)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