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叶蓝】论如何提高窗帘的美观度

*肉渣有
*值得深思
*蔺总人品超级好!
*手机没法at见谅u
—————————————————
许博远气急败坏地叫着叶修时叶修还正窝房间里打荣耀。听到自家男友难得彻底愤怒的声音时叶修还颇为惊讶,心里又是嘀咕又是数了下自己最近干的好事儿。
网游里没抢蓝溪阁BOSS没莫名其妙把人带走没玩暧昧没把人杀回城,没问题。
日常里最近有帮忙洗碗有热心提供爱心早餐每天必有热情的么么哒,没问题。
…暖床服务更是完美无缺男友叫得很浪♂很爽♂,事后该跪的键盘搓衣板也跪了就是没去睡沙发,没有大问题。
于是叶修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对着许博远一脸的咬牙切齿他特无辜特委屈,眨巴眨巴那双从废物点心那偷师来的真诚的眼睛瞅着涨红了脸的小男友,像鱼吐泡泡似的吐了个烟圈讪笑道,“蓝啊这是…”

许博远特别焦躁地在阳台上转来转去绕得叶修眼都花了,才指着对面那栋楼的阳台道,“你看,跟咱们家有什么区别?”
“咱家采光比他们好。”
“户型大。”
“阳台上有种花。”
“没有女人的内衣。”
…叶修绞尽脑汁地想着区别,许博远这是头一回一副快要点燃的表情还真把他唬着了,难得没开嘲讽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

“…都不对!”,许博远本就红润的脸在听到内衣那儿的时候又是扭曲了一下,但这会一缕红悄摸摸地爬上耳梢,他不太自然地清咳了咳,“现象很明显,而且都是你的错!”
……【叶大大冥思苦想痛不欲生脸】
“啊,哥知道了!”

叶修眼前一亮,紧紧握住许博远的手笑道,“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放心好了!”
…我…艹…
许博远简直恨铁不成钢,他一手指阳台一手去戳叶修鼻子,“你看看人家家晾的都是什么而我们家晾的又是什么!”
“人家家里有女士内衣我们家里只有男士内裤…”,叶修迟疑了一会,视线默默在许博远胸前诡异地停留了一下。
难不成小蓝也想穿…叶修暗搓搓地想到。
“…不要再提内衣了!!”,出离愤怒的许博远拿出许妈跟许爸吵架的架势,“人家家90%的空间在晾衣服我们家90%的空间在晾床单!一眼看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新型窗帘呢房子采光好又有何用!房子又阻止不了你耍流氓!”

许博远想到这点简直羞从中来,天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发现自家连一条备用床单都没有了全都花枝招展地晾在阳台上随风飘舞。
叶修你有本事做爱做的事怎么没本事不弄脏床单啊!
叶修你有本事弄脏床单怎么没本事让它早点干啊!

叶修这才终于明白许博远的心结所在,敢情刚那不是愤怒是羞愤欲死啊?小男友着实脸皮薄得很又爱面子,他难掩笑意地开口,“…其实这真不是我的错。”
“好咯,我的错。”许博远翻了个白眼。
“每回哥都是射你里面的你又夹那么紧流不到床单上,”叶修一脸无辜,“床单上全是你流的…”
“靠,你闭嘴!”许博远没想到这人还有这一茬登时就扑上去捂叶修的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你别瞎扯淡调戏良家妇男!”
……什么良家妇男你可是哥的人哦算了哥也勉强算是良家。
叶修挣扎地开口说话,湿润的嘴唇在许博远手下一张一合,舌头舔得他掌心湿漉漉的一片还带着酥麻的痒意。

许博远的脸红得越来越可疑,这回是连着锁骨都烧起来了。但他还是没松手,乌黑的眼珠不错地瞪着叶修,可气氛不剑拔弩张反而愈来愈暧昧非常。
叶修也不说话了,两厢深情款款凝视半晌,许博远绷不住了要离开时他突然伸手狠狠揉了把人屁股,软绵绵的手感颇好,然后在许博远一声惊喘下意识卸了力道时冲着唇吻了下去。
许博远还想挣扎,却被用力搂住了腰,唇舌交缠间淫靡非常。叶修的舌头在口腔里不客气的挪动舔弄着,抵着敏感的上颚使巧劲,吞咽不下的口液从嘴角流下来。叶修退出时一缕银丝还连着两人嘴角,他伸出手指把它揩去了又反手抹在许博远脸上。
许博远反正是给吻得也没有脾气,叶修这么折腾他也只是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我跟你说啊你别以为这事就完了…晚上你必须得陪我出去买床单。”

他呼吸还没平缓,张着唇能清晰地听到低低的喘息,脸上的液体还没干,水渍的一片留在脸颊上,瞟过来的眼神毫无威力眼角还一片春色。
叶修就觉着下腹一紧,自家老二就很给面子地有了反应。
他和许博远的下半身正贴在一起,热度和硬度一变化对方立即就察觉到了,“…等等,你要干…”

叶修笑嘻嘻地一挺腰,“为咱们家窗帘的美观度做贡献啊。”
许博远挣扎,“你以为谁都像你审美观奇葩一样越花花绿绿越好吗!”
“有啊,”叶修不欲多言厚颜无耻道,“蓝河绝色蓝桥春雪哪个不是爱君莫笑爱得死去活来?”
“滚蛋你…嗯…哈啊…”

事后许博远坐在皱巴巴的床单中又一次痛心疾首地检讨了自己毫无下限的屈服,叶修光着膀子靠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抽事后烟,背上状况惨烈的红艳艳一片。
许博远抬起软绵绵的手臂去捏他,“最后一条床单牺牲了,叶将军你自个去买粮啊。”
“来个君莫笑配色的床单?”
“………”许博远深呼吸告诉自己千万别跟他计较。

“噫算了还是蓝色吧,”叶修懒洋洋地扯出个笑来,“我最喜欢蓝了。”
许博远绷着脸皮子良久,终于没憋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随你。”


END

————————————————
谁说一定要写字母文,无良【划掉】作者拉灯也可以(*/ω\*)!
然而我也挺想继续写下去的【划掉】只是我懒【划掉】

“如何提高窗帘美观度?”
“再来一发吧小蓝w”

评论(10)
热度(84)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