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叶蓝】雨河同期

*原著向
*双向爱恋,结尾甜
*@叶蓝深夜60分  …我真的扣题了吗Orz
—————————————————
许博远十指悬空手指微微张开,键盘老老实实在正下方待着,他却觉着那二十六个字母连同一溜标点符号好似能吃人。僵硬地瞪了半晌,最后失落的,疲惫的卸了力,软软地倒进座椅里。靠背吱呀一声发出悲鸣——
口干舌燥。狼狈不堪。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心中泛着未知的酸,缓慢而效果强烈地侵蚀着本就柔软的内心,嘴里有一阵没一阵地发苦。许博远抬起手轻轻搭在眼皮上,掌心濡湿而冰冷,可那种接触到实物的感觉到底让他轻松了些许。指缝间漏出点光,忠实的传达着他太熟悉的另一个世界里的讯息。
亲密的界面,不亲密的人。
花花绿绿的散人脚踏实地站在那片土地里,千机伞舞得嚣张又霸道。
叹不出气,说不出口,重量全堵在胸口。
梗塞得厉害。
许博远默默地看了那个人许久,脸色从平淡变狰狞,用力凝视着妄想把他从相隔千里的地方隔着漫长的客户端与网线拉到跟前…但最后他只能握住尚还温热的鼠标,狠狠按向页面右上的那把红叉。
…然而退出荣耀时还是忍不住朝那方向看了一眼。
君莫笑无机质的脸似乎冰冷而嘲讽,入骨的寒意。

窗外突兀地下了雨,帘子被风卷起送了一室的清冽入屋。
许博远懒得关窗。
他逃避地垂下了眼。

叶修懒洋洋地一推键盘,灰白的烟灰很失水准地落了他一裤子,烫得他大腿发痛,可他提不起劲儿去把灰掸去。他就宁可让裤子这样脏着,宁可看着自己的大腿泛上星点的红,宁可这样傻逼逼地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坐上一天,宁可操纵着君莫笑在荣耀大陆里转来转去寻一次偶遇的机会。
他挺心甘情愿地把自个的手从荣耀女神的大腿上挪到蓝溪阁那小剑客的脸颊上。
但叶修并不愿意让任何人察觉到这一点,甚至包括当事人。
不露声色地接近,不着边际的调戏。
默不作声,如细雨浸润大地。
稀薄的烟雾消散在空气里,给身姿英挺的剑客覆上颓靡的阴影。小剑客毫无所觉地在窄小的空间里焦躁地转来转去,高高扎起的蓝色马尾一晃一晃,新换上的银甲很漂亮,精致的花纹在虚拟世界里的阳光下闪着光。
叶修自信他有足够的耐心去隐忍去软化,张弛有度,进退有方。可感情不是一场荣耀比赛,没有可以另辟空间的竞技场,没有重回主城复活再来的选项,更没有可以趁机接近交谈用的稀有材料。情场老手陷入热恋尚且会被炽热的感情冲昏头脑,更何况他只是一个难掩毛躁的新手。
累啊。
叶修衔着烟嘴,静静的看着头顶的灯。
眼睛有点酸,视野模糊成暧昧不清的一片。
没有轻车熟路,没有浅吟低唱,没有柔情百转。
如果一切无解,怎么办?
叶修身手利落地插卡登陆荣耀,一气呵成。
小剑客不在了,于是他轻击几下拖出聊天窗。握住鼠标的手又快又稳又准又狠。
倘若无解,就用暴力打开局面。

许博远在家准备准备泡泡面吃,夏休期的宅男门一向颓废又萎靡。即使他是善于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广府人也不例外,更何况外头是颇符合他心境的连绵阴雨,他更没有心思出去自找不痛快。
淋场能让人变成落汤鸡的雨并不能显示他如何的纠结与不安,相反简直蠢毙了。
不看电视剧,更不拍苦情戏。
许博远唰啦撕开包装袋,用力过猛面饼在碗沿磕了一下又摔在桌面,面屑撒了一桌子。
许博远愣愣地捏着塑料袋,杵了良久心底荒芜得像一团糟的桌面。
可却有不知名的野草在疯长,朝着微弱的天光。
他沮丧而泄气地蹲了下去,又愤恨掰碎了一块面塞嘴里嚼得咔嚓咔嚓作响。

在生吃了一整块面饼后,许博远咽下最后一口口水,像上战场一样回了卧室并怀着一颗壮烈的心摁开了电脑。

太出乎意料。
来自君莫笑几小时前显示已阅的留言:
订好去G市的机票了。
…可自己明明没看见过这条消息,荣耀该死的抽风的服务器。
许博远掰着指头算了下时间,神情越来越惊慌不定,心底的骚动几乎无法抑制。

“叮咚。叮咚。”
门铃被按响,门被打开。
爱情慌不择路又明明确确逃进来。
男人尚裹着一身冰冷潮湿的雨,又果断地跳入了深不可测的河。

“小蓝。”
“叶…叶神?!”
“我喜欢你。”

评论(8)
热度(43)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