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叶蓝】热

*撒糖原著向,叶蓝已在一起设定

  短篇/甜不腻系列之日常

*献给这个不怎么夏天的夏天

*OOC有,甜甜甜特别有

欢迎食用

—————————————————

〉〉行于荒漠之地,爱即荫蔽之所。

“哈哈哈哈哈这一趟算是没白来好歹拿了个冠军累是累了点但简直一次打到爽啊老外不愧是老外就是这么地经得起操练虽然还是没有我们中国队厉害但也不错了队长你说是不是话说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回国啊简直迫不及待接受被仰慕的目光了…”酒店里黄少天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家队长,嘴皮子上下翻飞着精神奋勇得一点也不像经过长期赛季的人。

“明天就回国了,”喻文州温声安抚道,神色难掩疲惫,“对了少天,你去群上跟大家打声招呼,冯主席让大家先去G市参加庆功会再各自回去,有什么问题再去问问叶领队也可以的。”

“明白了队长!”黄少天精神奕奕转头手指就在智能机上上下翻飞,“队长你去睡吧交给我放心好了!”

荣耀联盟首次世界联赛结束,中国队荣获冠军,消息传到国内整个荣耀圈内都沸腾了圈外的人也纷纷表示不明觉厉。许博远抬眼看看高大的建筑楼,前几分钟那上头的LED板上才放出过荣耀的海报,现在又在播放荣耀国家队官方新闻。他将手中的袋子换到一个手拎,空出的那只手稳稳拿着处在通话中的手机——

“回来后想配个手机蓝啊你帮我看看呗?”

“怎么突然想买手机了?”许博远挑挑眉,好奇地问。当时在一起后他不知劝了叶修多久让他买手机…结果,未果。恨得许博远拿床上的事儿威胁他以后用别人手机可以但一定得删记录,这位神才漫不经心勉为其难地应了也硬了。

“天天用沐橙的手机好不方便,”男人拖长声音干嚎,听语气还有点委屈的意思,“人都说哥秀恩爱要收敛可是想你怎么可能收敛得了…”

滚滚滚不要脸的,许博远情不自禁地摸摸嘴角,到底心里软成一片没能将不合气氛的话说出口,可叶修的垃圾温柔话他又偏生招架不住,只得咳了咳转移话题,“…所以说你明天就回国了?”

“是啊而且蓝雨不是这回庆功会的东道主吗,”那边声音懒洋洋的,似乎是摸到他心底在想什么颇为愉悦,“所以还得先来G市。”

“G市现在热得很啊叶修大大,”许博远笑道。

“所以?”

蓝溪阁玩家“蓝河”邀您组队前往冰霜森林,请问是否同意?

是。

联盟这回无疑还是下了点功夫的,据说是包场了一整个西餐厅,主餐吃完还有供应的甜腻腻的小甜点和醇香的咖啡给众宅男提神,还请了个乐队全场在旁边演奏某知名装逼歌曲,整一个又小资又有情调又高大上,然众大神表示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还不如回家抱着电脑睡觉呢但碍于联盟的面子,以叶领队打头纷纷向上头反应安排简直贴心至极就是喜欢这种调调,心花怒放的冯宪君冯主席说:“好了我很高兴大家都喜欢,所以今天就在一起聚一聚玩得晚点吧_(:з」∠)_”

…………

宅男们面面相觑心如死灰,所以言下之意就是不能早退吧摔!老狐狸又要给联盟拉郎配找代言了!

然后紧接着大家就发现刚刚叫嚣得最凶的叶神不见了。

“靠靠靠靠靠叶不修这个不要脸的!!!”黄少天登时炸了。

苏沐橙笑了。

喻文州摸摸下巴好像懂了。

其他人跟着黄少起哄凑热闹的懵懵懂懂了。

叶修他们从机场回来时是梁易春来接的机,叶修在前头毫不摆大神架子,神神秘秘拿手肘去捅梁易春,“哎我家小蓝咋没来接机啊?”

“……”梁易春想着蓝溪阁的小剑客就给这么个人糟蹋了还真是悲从中来,知晓叶蓝两人凑一对儿了的这事的人不多,但跟蓝河玩得好的几个兄弟基本都清楚。当时还是系舟先看出来蓝河谈恋爱了,结果一众人士去逼问时蓝河又死活不肯说。但世界毕竟是很小的,甜甜蜜蜜拉着自家大神去吃吃货省各著名小吃的时候被撞了个正着,蓝河支支吾吾半天还是哭丧着脸把奸情招供了。痛心疾首谴责自家兄弟不厚道的众人把愤恨的眼神投向拱了白菜的…最后一个个心满意足地拿着大神的签名一个溜得比一个快。许博远后来放开了还拿这茬事嘲笑了他们好久。家养小白兔跟在大灰狼后头到底学得心脏了,以娘家人自称的笔言飞这样总结。

思绪转一圈回来,梁易春还是老老实实答了,“蓝桥嫌这天气热不肯动,说是会出汗。他在西餐厅门口那搞招待。”

“哦哦哦谢了啊,”叶修连连点头,看了眼皎洁皎洁白亮白亮的月亮百思不得其解…这都晚上了,热个啥啊?

难不成是因为这月光亮度堪比骑士盾?

其实只是近乡情怯啊没情趣的叶大大w

许博远在后头接国家队众人进餐厅时,一眼就看到了打头的叶修。男人瘦了,虚胖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还有几分俊逸的轮廓,叼着根烟没个正形的站在那里,却有着安定人心的功效。许博远一下子觉得夏天的躁动通通远去,化作一条安静的河,妥帖顺服地在男人脚下流淌。

许博远突地就觉得眼眶有点酸。

然后叶修就大步冲他走过来了,身后浩浩荡荡跟着一群人颇有街头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架势。梁易春冷汗都要下来了心想,欸神啊知道你小别胜新婚但也不要一激动就吻上去了啊喂。

这么想着索性一闭眼,来了个眼不见不为净。

许博远那头还在感动着爱情的力量,就给叶修这架势唬了一跳,却不料叶修只是擦着他的肩过去了。

许博远瞪大了眼。

然后他就听到叶修低声对身后的人说,“烟瘾犯了,抽根烟再进去。”

男人又转了个弯,熟悉的热度和气息回到许博远身边。

“想哥了没?”等脚步声陆陆续续远去了,叶修才偏偏头,笑着问许博远。

回答他的是一个足以抑制他所有烟瘾的吻。

回归正题,逃离魔爪被众人鉴定为没有义气去向不明的叶大大正无比惬意地与自家媳妇儿勾肩搭背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许博远断断续续地跟他吐着槽,“你知道这鬼天气有多热吗而且物业又抽风时不时停电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准是黏不拉叽一身汗…简直是逼我投诉的节奏啊。”

“蓝大大饶饶人,会停电八成是因为你人品不好,哥一来保管你夜夜睡得香。”叶修笑吟吟的,意味深长的拖长了语调。

许博远听出他的一语双关不禁一张老脸一红,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道,“我倒要看看你人品多好还能管得着停不停电了…”

“哥好不好你还不知道么…”叶修嬉皮笑脸。

然,事实证明话不能说得太满。

许博远在反复开灯未果后,面无表情地回头看着脸已肿的叶修,“叶神,脸痛吗?”

叶修一脸装模作样的淡定,绕过他窜进屋内,“睡觉,睡觉,累死哥了。”

半夜许博远果然热得不行,半梦半醒间翻来覆去的倒是把叶修折腾清醒了,叶修看着他蹙着眉头实在难受,睡衣衣摆给撩上去露出覆了薄汗的一身白腻腻的皮肉,担心他这么睡第二天早上起来会感冒,就拉了被子给他盖上。

刚一躺下,就听着床边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一看,得,被子给踹开了。

再盖。

还踹。

再盖。

还踹。

叶修头痛了,总不能就这样晾着小男友吧?

于是手一捞,揽住人腰保怀里,看人折腾来折腾去有醒的征兆,唇张了张模模糊糊溢了个字来。

叶修凑上去听了好久才听清,是个婉转绵长的“热”字。

然后他笑了笑,轻柔地吻上爱人的唇,将那字缭绕的尾音吞入黑甜的梦里。

半晌,许博远头埋在叶修的怀里,没睁眼,却偷偷露了个笑来。

爱即甜蜜的藏身之处。

———————————————

又写完小短篇累死了_(:з」∠)_但也被甜死了

今天不更千面了应该…想不到剧情走向特别头痛的我

评论(14)
热度(80)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