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辞邶风。

ID 蔺白/邶风

【叶蓝】不是学姐是学长 正文

*甜不腻系列之很可能有肉

*痴汉学姐学长Hentai之路

*若有撞梗纯属同脑洞意外

OOC预警

剧情不能细思预警

欢迎食用

——————————————

“喂许博远——”一小年轻冲着刚出宿舍楼的声嘶力竭地喊,“你信我啊啊啊啊我说的是真的你有艳福啦啊啊啊啊——”

瞬间男生宿舍楼的窗户哗啦啦地整齐划一地被拉开,单身狗羡慕脸排了一溜儿活似戏剧脸谱啥表情都有,渗人得很。

许博远差点没给那如狼似虎max的目光生吞活剥,红着耳尖踮着脚一溜烟跑了。

走在路上许博远还窘着,他那室友非得说他最近满面春风出门必遇桃花,他装模作样搪塞两句转头就屁颠屁颠出门去遭桃花劫了。只怪室友情商着实不高以为他是不信结果闹得人尽皆知…丢人!许博远懊恼【傲娇】地想着,回去看我收拾你。

但如果…如果那预言准确的话,其实请顿饭也是没什么的。某从未有过恋爱经验的乖乖生摸摸嘴角,努力将那翘起的小弧度压下去。

“诶诶哥,快看就是他!”一个清亮活力的女声传来。许博远心下一振,桃花开了!

偷摸着朝声音来源瞥了眼,女生背对着他看不清面貌,但听那声音看那身段必定是个大美女。女孩拉着一个男人的手臂不停说着什么,从男人频频望向这边这点来看,两人在讨论的无疑是许博远。

哎都还不认识呢怎么就把我介绍给你亲人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但第一次感觉到被重视的感觉呢粘人撒娇的女生真可爱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许博远的脑洞一瞬就沿着无法挽回的道路滚滚而去,愣是在几分钟内脑补出大段感人泪下的爱恨情仇,然后被迷之故事情节萌翻的小处男蹭蹭蹭地跑回了宿舍,溃不成军落荒而逃。

看来今晚的八点档电视剧也拯救不了你呢,未来湖南台知名编剧的许博远同学。

“哟,怎么走了?”扒着叶修手臂说了个爽的苏沐橙迷茫地回头,“哥你看到他了吗?是不是很棒!”

叶修用空出的手摸摸下巴,深思的模样,“他真的很上镜?”

“是啊我在学校BBC上看见过他的照片,maya一个大男人皮肤居然又白又嫩光感镜头感超级好!要能逮着他一次性拍个几十张那就…”苏沐橙兴奋地说着,刚拿到摄影师证书的她手痒得很,逛学校论坛时无意中看到许博远军训的照片,即使只是张男生冲着阳光傻笑的二逼照片,但那在一群黑乎乎的糙汉子中间白得惊人的许博远还是让苏沐橙惊为天人,拉着叶修不知道艳羡唠叨了多久。

叶修想着刚刚的小男生,或许是注意到了这边的讨论脸一下涨得通红,咬着唇不自觉地探头探脑不说,撞上他的视线还会慌乱地避开去看沐橙【大雾】,一脸傻不拉叽的笑还不自知,分明不是多出色的五官,却将清秀温和恰到好处的演绎出来,看得人心头一动。

“沐橙啊,你不是那劳什子摄影社成员吗?想照他就跟社长打个招呼呗,总能找到人的。”

“这还用你说,”苏沐橙笑得一脸诡异,“其实上回在学校我就遇见他了,他室友人很好的。”也就差把许博远的家庭背景抖出来了。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叶修感概,笑嘻嘻地像只盯上猎物的狼。

许博远的男同学们纷纷表示最近他的画风不太对,就单是坐那儿粉红色的幕布背景都呼之欲出简直瞎了旁观者的狗眼。

事实上许博远对此变化毫无所觉,他发誓最近他的生活真没什么变化,除去三天两头莫名出现在他抽屉里的粉红色信封以及里头情深款款的文字是不一样的,其余一切照旧。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许博远终于看到那个漂亮妹子站在窗外冲他招手,在男同胞恍然大悟的眼神中他摆了自认为最好的姿势跟妹子聊上了天,虽然累了点但效果不错,妹子的眼睛一下子亮起pikapika的光。

许博远飞快地与妹子交换了信息——苏沐橙,大他一届的学姐,摄影社成员,爱好拍照,急需模特。

“模特当然没问题啊,”许博远眉眼弯弯,女孩子要用来宠的嘛w然而就在他准备奋力奔往人生第一春的气候,学姐笑吟吟地说,“先谢过小许了啊,我去和男票吃饭,具体情况你跟我哥说吧,他在那边等着呢。”

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让他与亲人加深了解啊…许博远笑。

……笑

…笑

等等刚刚学姐前一句话是什么!是男票吧!说好的人生第一春呢!这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许博远,男,今年二十岁,万万没想到,首次踏入感情世界的怪圈,就沦为大F团成员。

然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他奋力追向第一春的步伐并没有停下,而是如脱缰的野马朝着…

叶修苦恼地笑笑,感情刚开始,男友太热情怎么办?

那天的许博远魂不守舍,稀里糊涂的被苏沐橙的哥哥叶修拉着绕校园散了三圈步,体力值低得可怜的小宅男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同时,却也分外感谢陪着他让他忘记失恋【大雾】烦恼的学长,还意外地发现叶修与他颇为投缘谈心谈得相见恨晚——许博远在睡前朦朦胧胧地想,算了,失去一个女票,获得一位挚友【基/炮友】,也不亏了。

第二天许博远就被拉去摄影社惨无人道地被压榨了,看到活力四射的女孩兴奋地摆弄相机,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心中没有一丝酸涩和不满,一见钟情果然还是不靠谱的啊,电视剧害人不浅,他漫无边际的想到。

在活动室里陪苏沐橙折腾到很晚,叶修在一旁蹲着吃棒棒糖的都蹲累了,后来见着许博远累得满脸是汗呼哧呼哧直喘有些心疼,叶修才趁着苏沐橙一脸痴汉样翻看照片的功夫拉起许博远就跑——

“?!”

“还没跟学姐打声招呼呢怎么就走了学长你等等你拉我去哪里跑太快了啊要没力了——”

许博远的声音在微凉的夜风里拉得好长好长,活动室里的苏沐橙满足地放下相机,“抓住机会啊,哥哥。”

逃离魔爪的修远二人七拐八拐地上了学校某知名情侣小道,不愧是脱团狗们热爱的地方,分外凉快不说,小道旁幽静的竹林绝对是杀人越货【划掉】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好地点。叶修选了一处地方站定,戳了戳低头不语的许博远,“想啥呢这是?”

许博远其实啥都没想,他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来情侣圣地居然是跟个男人心情有些略复杂,但对上叶修真诚的脸他觉得把这顾虑说出来铁定会被人笑死,“…没,啥都没想。”

叶修倒也没在这问题上纠结下去,单纯的小学弟心里话全写脸上了那叫个一目了然,叶修在心底暗想,要得就是跟哥来的这个效果!不愧哥一路痴探了老久的路才成功到达这里,简直是拐骗青年的最佳处所,“小许啊我跟你说,下回沐橙再这么欺压你,你可不要答应了啊”

“…啊?”许博远的思维还停留在两大男人在情侣圣地拉小手的画面上一时没能转过来,白净的脸上一派茫然。

“啊什么啊,”叶修恨铁不成钢,伸手弹了下人脑门,“搞那么久你不累啊,哥看着都心疼死了”

心疼死心疼死心疼死…这宠溺的口气是怎么回事细思恐极啊∑许博远昨天还萌动着的春心尚未收拾干净给叶修这么一敲,得,全荡漾了。

他这头是心里波涛汹涌迭宕起伏,叶痴汉那头是搓着手指关节笑容淫/荡地怀念着那触感。林中静谧一片,气氛胶着暧昧恰到好处的时候…一对拥吻的情侣跌跌撞撞地搂一起走了进来。

………

然后三男一女大眼瞪小眼地定住了。

性别比例好像有些不大对?

女生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跑了出去,男生神情诡异地打量他俩半响,匆匆丢了句“祝幸福”就紧跟女友跑走了。

祝…祝个屁幸福啊!许博远咬牙想着,愣是给这三个字儿臊得满脸通红。

于是又这么混混沌沌过了一个多月,许博远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终于认清了叶修的本性,称呼也从最开始恭恭敬敬的学长变成了死流氓…流氓老叶叼着棒棒糖表示很惆怅,那个温和贴心的小棉袄学弟一去不复返啦,虽然本人还是很可爱。

叶修表白的那一天天气不大好。那天早上许博远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做事迷迷瞪瞪恍恍惚惚,中午时他拉着室友问“欸我这眼皮跳得厉害咋回事啊?”

“左眼右眼啊?”室友懒洋洋地打个哈欠

“……”许博远仔细的感觉了一下左右

“总之左眼跳桃花开右眼跳菊花开咯…”困得不行的室友等半天没等到结果,睡眼朦胧地答了句,转瞬就睡着了。

许博远蹲在窗前,惊疑不定地想,那我这双眼都跳的情况是…

“许博远,有人找你!”

“来了来了,”许博远起身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摇掉,三步作两地出去了。

但当看到叶修时,他表示很想剁了自己的腿。

因为左眼不跳了,右眼突突跳得欢畅。

…啥意思呢这是?

大概是桃花开过轮到菊花了吧【划掉】

叶修撑着伞,身影在蒙蒙细雨里看不分明,但声音格外清晰,“在一起吧,许博远。”

除了说好以外我还能给出什么答案呢,这是许博远在日后每一个这样的天气里,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的话。

END

————————————————

小短篇写完啦,你们不给我梗就只能自我发挥了xd

想写个肉番,求教如何在lo上贴肉

粉红信封的来历会在番里说清:D大概没bug了

喜欢的留个热度吧w

评论(10)
热度(93)
  1. 叶蓝蓝蓝蓝蓝蔺辞邶风。 转载了此文字
    可萌w

© 蔺辞邶风。 | Powered by LOFTER